情感文章

汽车大观|海马汽车“坠落”加速牛

短文词典www.longtaifood.com.cn

阅读: 46

原标题:汽车大观|海马汽车“坠落”加速

作者|王云朋

来源|汽车大观

上半年“摘帽”的海马汽车,危机并未解除。

日前,海马汽车发布2021年前三季度业绩预告。财报显示,今年第三季度海马汽车亏损7000万元-9500万元,前三季度预计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亏损约1.53亿元-1.78亿元,相比去年同期亏损约2.34亿元,同比变动24.09%-34.75%。

对于亏损,海马汽车在公告中给出的解释是,由于三季度以来郑州基地遭遇疫情及极端暴雨灾害天气,给正常的生产经营活动带来了一定影响。但深究之下不难发现,旗下车型的市场表现不达预期,才是海马汽车经营业绩持续亏损的主要原因。

值得一提的是,这已非海马汽车的首次亏损。此前,因2017年度、2018年度,连续两个会计年度经审计的净利润为负值,海马汽车的股票交易在2019年4月24日被深圳证券交易所(以下简称深交所)实行退市风险警示处理,股票名称由“海马汽车”变更为“*ST海马”。

此后,得益于2019年、2020年出售房产的“非经常性损益”扭亏保壳,今年5月底海马汽车得以“摘星脱帽”。

从5月份的“摘星脱帽”,及今年前三季度亏损的同比减少看,海马汽车的整体发展态势正得到扭转。不过,不可忽视的是,目前海马汽车的主营业务和盈利能力依旧堪忧,未来其能否真正摆脱困局尚属未知数。

靠卖房、卖股权“回血”

回顾近几年海马汽车的发展,可谓是相当曲折。

将时间拨回至5年前。2016年,海马汽车累计销量近22万辆。这一成绩,在彼时的中国车市中虽谈不上亮眼,但对于海马汽车来说也不算差。

到了2017年,情况开始发生变化。数据显示,当年海马汽车累计销量为14万辆,同比下滑35%。而在随后的2018年、2019年及2020年,海马汽车销量更是出现断崖式下跌,至2020年仅剩下1.78万辆。

随着产品销量的断崖式下滑,亏损自是不可避免。2017年,海马汽车全年营业收入约96.83亿元,同比下降30.29%,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亏损达9.94亿元,相比于2016年2.3亿元的净利润,跌幅超12亿元,同比下降531.9%。2018年,海马汽车全年营收再次下跌,至50.47亿元,同比下降47.88%,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亏损达16.37亿元,暴跌64.5%。

由于连续两个会计年度经审计的净利润为负,2019年4月24日深交所对海马汽车股票交易实行退市风险警示,股票简称由“海马汽车”变更为“*ST海马”,日涨跌幅限制为5%。

对于上市公司而言,最大的风险莫过于退市。因此,为了摘掉头上的“帽子”,海马汽车也开始了自救。

2019年5月15日,海马汽车董事会十届九次会议上,时年53岁的海马汽车创始人景柱被招回,重新担任海马汽车董事长。

虽然景柱的回归,向外界传达了海马汽车将再次进入“创业”状态的信号。但鉴于短时间内依靠主营业务翻身的希望渺茫,需要维持运营的海马汽车只能选择“卖房求生”。

2019年,海马汽车出售房产401套,同时变卖部分房地产物业、剥离了汽车研发业务。得益于此,海马汽车当年以0.85亿元的净利润成功“保壳”,并于2020年6月顺利“摘星”,从“*ST海马”变为“ST海马”。

经历了2019年的微弱盈利之后,2020年海马汽车营业收入再度下滑,至13.75 亿元,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为-13.35亿元,同比下降1667.09%。不过,得益于2019年的扭亏为盈,海马汽车避免了连续两年净利润为负的局面,达到“摘帽”条件。

值得一提的是,海马汽车的成功“自救”,不只于变卖资产。2018年,尚未有生产资质的小鹏汽车选择与海马汽车合作,由后者为其代工首款车型G3。据了解,代工车型采用净额法核算,这也给海马汽车的营业收入带来了正面影响。

此外,为了“回血”,海马汽车还选择了出售股权。公开信息显示,今年2月份海马汽车以3.29亿元的价格,向中国铁路投资出售了其持有的海南银行7%的股权。

押宝氢能谋转型

作为一家车企,海马汽车要摆脱困境的最优解是什么?答案是显而易见的,即让主营业务重回正轨。

面对汽车行业的“新四化”浪潮、多数汽车品牌的新能源转型以及相关政策的偏向,欲重回正轨的海马汽车也制定了自己的转型方案。不过,相比其他车企而言,重病缠身的海马汽车“优先智能汽车、合作电动汽车、死磕插混汽车、深耕氢能汽车”的战略显得很是激进。

在氢能源领域,今年4月份,海马汽车与中国航天科技集团有限公司101研究所在海口签署战略合作协议,共建海南首座水制氢及高压加氢一体化站,计划在10月份前建成并投放运营。

此后(8月16日),海马汽车又宣布已经完成首款氢燃料电池汽车样车开发,第三代氢燃料电池汽车正在研发中,争取在2025年前投入约2000台氢能源汽车进行示范运营。未来,还规划在海南岛东(琼海)、西(儋州)、南(三亚)、北(海口)、中(琼中)各建一座大型加氢站。

值得一提的是,海马汽车的规划,与海南省2019年3月发布的《海南省清洁能源汽车发展规划》指出的“到2030年全岛私人领域新增和更换新能源汽车占比100%,全省全面禁售燃油车”的目标颇为契合。

由此,不难看出海马汽车欲将氢能源当作其主营业务重回正轨的主要推动力。

虽然中长期规划很美好,但在业界看来这仅是海马汽车在经营策略上的噱头,难以转为实际应用。一方面,氢能源汽车的使用对加氢站的数量有着庞大需求(参考电动车与充电桩之间的关系),而根据相关研究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12月底中国累计建成加氢站仅118座。

另一方面,今年年初,海马7X氢燃料电池试制车在海南亮相,海马汽车表示该车满氢下续航里程能到达800公里,之后将以海南为试点推广海马7X氢燃料电池车。然而到了6月份,海马汽车在投资者活动平台上却改了口径,“公司氢燃料电池汽车正在研发中”。

换句话说,海马汽车所谓的氢燃料电池车距离量产、落地还遥遥无期。

何时能翻身?

虽然5月份成功“摘星脱帽”,今年前三季度亏损也同比有所减少,但海马汽车何时才能翻身,还是一个未知数。

原因很简单,那就是在出售房产和股权之后,海马汽车的主营业务并未成为新的“回血”手段。

根据海马汽车10月11日公布的产销数据显示,今年1-9月份海马汽车累计产量为2.22万辆,同比增长了171.76%;累计销量为2.23万辆,同比增长136.30%,其中,SUV销量为1.75万辆,占海马汽车总销量的78.5%。

产销量增幅看似喜人,但9个月累计不足2.5万辆的销量表现,与其他车企相比,可以说是不值一提。

此外,海马汽车“死磕的插混汽车”,市场表现也未达预期。今年3月份,海马汽车插电混动SUV海马6P上市,查询销量该车仅在上市当月卖出了27辆。而其要“深耕的氢能汽车”,距离量产落地也是遥遥无期。

除了主营业务疲软、产品转型困难外,海马汽车还将失去为小鹏汽车代工的业务。今年年初,有传闻称在收购广东福迪汽车有限公司拥有生产资质后,小鹏汽车旗下车型将不再依靠海马汽车代工。

时间来到7月份,小鹏G3的改款车型G3i车型尾标从“海马”标识改为了“小鹏”,新车在肇庆工厂投产,而非郑州海马工厂生产,上述传闻基本实锤。与此同时,海马汽车发布公告称,与小鹏汽车的生产合作有效期至今年年底,目前双方正就相关工作进行沟通。

如果与小鹏汽车的合资终止,那么在失去cci指标了代工业务之后,海马汽车不仅账面上的销量数据会更加难看,而且代工费用的丢失,也将让盈利能力不足的海马汽车财务状况更加雪上加霜。

值得一提的是,面对诸多困境,海马汽车似乎并未放弃。8月11日,海马汽车成立出行公司,经营范围包含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服务、道路旅客运输经营等。“网约车领域对汽车主机厂来说,能够为车辆销售打开新的出口,尤其是在新能源车方面。”网约车行业分析师卢布表示。

不过,从近年来海马汽车的经营状况看,其做出的各项转型努力收效可谓甚微。未来,海马汽车想要真正翻身或许需要的不是各种噱头式的转型和盲目的版图扩张,而是更为务实的产品布局。

网站地图

首页

收藏

顶部